漂流記

Keep it simple, stupid.

用户工具

站点工具


zh:ha:violent_text

暴力文字区

古文区

山不在高,另请高明。水不在深,亦可赛艇。虽是支持,没有钦定。要按基本法,记者太年轻。谈笑华莱士,往来宋祖英。不可见得风,是得雨。无港媒之快速,有知识之水平。要弄大新闻,这样子不行。长者云:无可奉告。

观自在长者,行深基本法选举法时。照见三个代表,度一切天真。华莱士,谈不离笑,笑不离谈。谈即是笑,笑即是谈。所谓风生,亦复如是。董先森,是依法连任。不内不定,不干不预,不钦不点。是故人生经验,无弄大新闻。无见着风就是雨,无图样又图森破。无乱跑,乃至无着急。无偏差,亦无有责任。乃至无批判,亦无安格瑞。无无可奉告,无无中生有,以身经百战。人生命运,依基本法选举法故,难以预料。小平理论,得入党章。远离军队经商,续命涅槃。市场经济,依基本法选举法故,得形成确立于社会主义。故知基本法选举法,是国家咒,是生死咒,是祸福咒,是避趋之咒。能上动天象,真实不虚。故说基本法选举法咒,即说咒曰:发财发财,闷声发财。闷声发大财,一颗萨提德。

长风破浪会有时,问我支持不支持。
一身去国六千里,我就明确告诉你。
渭川斜阳照墟落,哪个国家没去过。
百壶且试开怀抱,最熟西方那一套。
在天愿作比翼鸟,人生经验真太少。
千金散尽还复来,教你闷声发大财。
长使英雄泪满襟,你们还是太年轻。
翠影红霞映朝日,有时甚至很幼稚。

他走近我:“苟。”
我说:“苟无新衣裳,曷用光我身。”
他又说:“苟。”
我回答:“苟无济代心,独善亦何益。”
他无奈地说道:“苟。”
我回答他:“苟非圣贤心,孰能造化该。”
他开始看着我:“苟。”
我与他对视:“苟非吾之所有,虽一毫而莫取。”
他摇了摇头:“苟。”
我随即回答他:“苟利于民,不必法古,苟周于事,不必循旧。”
他摸了摸头发,说:“苟。”
我十分疑惑地回答他:“苟能制侵陵,岂在多杀伤?”
他开始变得焦灼:“苟!”
我开始害怕了起来:“苟食……媮衣……岂足论,诸公何……见为开尊?”
他拿出一袭红衣:“苟?”
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,停顿些许时间后答道:“苟简……诛茅胜……野盘,吒身……城郭爱平安……”
这位老人摘下了黑框眼镜“年轻人,你不按基本法出牌啊。”

今文区

别低头,黑镜框会掉;别流泪,香港记者会笑;别钦点,基本法会失效;别理会,我们无可奉告;别出声,闷声发财最重要!

一位老领导躺在北京一家大医院的高级病房里,年轻漂亮的护士服务周到、体贴入微。
这天,护士端来一碗汤圆喂给领导吃。只见她小心翼翼地舀了一勺,送向领导的口中。领导张大嘴巴,正欲接纳,却见护士一个手抖,汤圆“噗通”落入老领导口中。
小护士大惊失色,生怕老领导发怒。
但只见老领导脸色凝重,向西南方向望去。
“西南,有大事发生!”
半小时后,传来了四川地震的消息。小护士不禁愕然。 <note important>以下内容需要相关知识背景!</note> 他身经百战,去过许多西方国家,他知识水平很高,可以和国际友人谈笑风生,距离世纪之交11年的一场动乱让他成为了国家的领袖,他曾经发表过一个以“三”开头的理论,有人曾经怀疑过他曾经刺杀过党内的某位二号人物,他深爱着以为姓宋且年龄相差悬殊的女人,他就是———孙中山

他曾求学于上海交大 ,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,去过很多西方国家。他曾经和一位比我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的美国人谈笑风生,结成了深厚的友谊。他的表情包在网络盛极一时,真正的粉丝仅凭简单的素描就可以看出是他。但一个人的命运,要靠自我奋斗也要考虑到历史进程,他虽然长期在上海工作,但中央决定让他去北京。他就是——姚明

他姓江,带着一副黑框眼镜,和一位年龄相差悬殊的女人长期保持着不正常的关系。他自视水平很高,曾和政府要员媒体记者谈笑风生。他和一位姓毛的前辈从事着相同的工作,有人说他退居二线幕后操纵,也曾有谣言说他已经去世,现在很少有人关注他的动向,但他一直对很多事情有着深远的影响。他就是——江户川柯南

zh/ha/violent_text.txt · 最后更改: 2017/01/27 00:28 (外部编辑)